最高法裁定吴春红获314万国家赔偿 吴春红:接受,期望回归正常生活

4月27日下午,荔枝新闻从“蒙冤者”吴春红代理律师李长青处获悉,最高人民法院对吴春红复议国家赔偿案作出裁定,国家赔偿金额从262万余元提高到314万余元,其中精神赔偿损害抚慰金从68万元提高至120万元,占自由赔偿金比例从约35%提升至50%以上。吴春红对荔枝新闻表示,其尊重并接受这一赔偿决定,“等赔偿下来,事完了以后,我想过正常的生活。”

最高法裁定吴春红获314万国家赔偿 吴春红:接受,期望回归正常生活-蓉城在线

今年3月25日,最高法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确定精神损害赔偿责任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于4月1日起正式施行。《解释》适当提高了精神损害抚慰金支付标准,同时规定,具有后果特别严重等特定情形可以在人身自由权、生命健康权赔偿金总额的50%以上酌定。

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本案赔偿请求人吴春红被无罪羁押时间超过15年,符合该解释规定的致人精神损害“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

2004年11月15日,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周岗村村民王战胜的两个儿子因“毒鼠强”中毒而一死一伤,同村的吴春红被指控涉嫌投毒,随后被法院三次判处死缓、一次判处无期徒刑。服刑期间吴春红始终没有停止无罪申诉。

最高法裁定吴春红获314万国家赔偿 吴春红:接受,期望回归正常生活-蓉城在线

吴春红(左)与其父亲 受访者供图

如今,无罪归来一年余的吴春红正在渐渐适应着墙外的生活与变化,言谈的语气比起去年刚出狱时明显轻松了许多。当日下午接到记者电话时,吴春红正在镇上集市为父母采买东西,他表示自去年到北京递交了国家赔偿复议书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太关注这件事,“既然把材料递上去了,那就听从国家,最高法裁定什么就是裁定什么。无论裁定后果如何,我都乐意接受。”

现在,他的生活轨迹一分为二,一段时间留在县城和女儿儿子一起生活,兼顾着帮女儿照看小外孙;过段时间就回村里老家照料年迈的父母,帮忙做些农活。当初中毒身亡的两名孩童的父母也依旧生活在村里,吴春红回来后两家人从来没有打过照面也没有任何交流。

吴春红自己的老房子离父母的居所不远,但出事后庭院早已破败荒废,早在去年第一次申请国家赔偿时,他就期望着能用赔下来的钱把老家的房子翻修一番,重新搬回去住,现在距离这个愿望的实现又近了些,“等赔偿金下来了以后,我想把房子捯饬捯饬,一直东荡西荡地在别人家住也不是事儿。”

谈及现在的生活,吴春红反复说着即使现在生活有些不顺心,“但也比那里面强多了”。在牢里落下的皮肤病和眼疾如今已有些许好转,眼下最让他不放心的就是自己的小儿子,他年近三十,还没有交女朋友,吴春红想着等赔偿款下来了可以帮着给儿子张罗张罗婚事。

据荔枝新闻此前报道,2020年4月1日,服刑16年的吴春红被河南高院改判无罪。同年6月,吴春红提出总计1872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其中包含人身自由赔偿金972万余元,精神损害赔偿500万元。

2020年8月6日,河南省高院作出对吴春红的国家赔偿决定,包括194万余人身自由赔偿金、68万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的262万余赔偿金额。吴春红及家人对于68万精神赔偿金额存有异议,继续向最高法申请了复议。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