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出纳挪用1600万,其中240万“给”了两闺蜜,原因是……

表面上是挥金如土的富婆,为支持男友事业一掷千金,找“大师”做法事掏钱也毫不手软,实际上却是非法集资公司的出纳,在男友及两闺蜜假扮的“大师”哄骗唆使下,挪用公司集资款1600余万元。4月1日,由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为男友豪掷千金
2019年3月,在酒吧做营销的施洋认识了陈倩倩,因陈倩倩出手阔绰,帮施洋提高了不少业绩,两人很快成为男女朋友。在施洋心目中,陈倩倩一直是一个挥金如土的富婆,可她父母的衣着、住处,都与她所营造的有钱人形象不符,令施洋起疑。
陈倩倩坦白,她在一家体育发展公司担任出纳,开的豪车是由公司老板朱红购买的。施洋网上搜索该公司,发现朱红曾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采取过强制措施。在交往过程中,施洋慢慢得知,陈倩倩实际上控制了公司账户,并掌握了公司资金。
女出纳挪用1600万,其中240万“给”了两闺蜜,原因是……-蓉城在线
施洋明知陈倩倩日常高消费的资金来路不正,但陈倩倩豪爽地为他购买名车名表,在酒吧为他冲业绩也毫不含糊,他不希望失去这个大客户,于是一边佯称要和陈倩倩结婚,一边继续从她身上捞金。
七夕前,施洋提议让陈倩倩为他购买“花篮”,以便提升业绩、获得提成,还有助于后续晋升。但这种“花篮”价格不菲,动辄上百万元。陈倩倩开始有些犹豫,但在施洋作出会将抽成返还给她的承诺后,同意送他价值110余万元的“花篮”。最终,施洋却未履行约定,怀着私心只给了陈倩倩86万元,自己私留了6万余元。两人因此事闹得不开心,感情也不复从前。
早知道陈倩倩的钱有蹊跷,施洋计划在榨干她之后就和她撇清关系,结束提心吊胆的日子。谁知,陈倩倩所在公司因涉嫌集资诈骗案发,2020年5月,陈倩倩被公安机关讯问,供出钱款去向,将施洋一并卷入其中。
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施洋与陈倩倩结伙,利用陈倩倩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司资金进行盈利活动,数额较大,应当以挪用资金罪追究其刑事责任。2020年11月4日,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施洋有期徒刑一年。
两闺蜜扮“大师”
2020年5月,在核查陈倩倩所挪用的公司集资款去向时,办案人员发现,陈倩倩曾分多次给同一个微信号转账共200余万元。据陈倩倩交代,她与男友施洋在一起后,两人感情并不顺利,时而爆发争吵,再加上一些生活中的琐事困扰,便想找个“大师”看看运势。
好友刘雨给陈倩倩介绍了一位“大师”,陈倩倩向他购买了不少水晶、玉石摆件,摆了一段时间觉得没起作用,此时,另一位好友张晴又给她介绍了一位在黄山寺庙里修行的“大师”,并打包票保证灵验。
一上来,“大师”便算出陈倩倩感情不顺,运势也不好,容易碰上渣男。这无不与陈倩倩的实际情况相吻合,遇到算得这么准的“大师”,陈倩倩连忙问如何化解。“大师”表示可以做一场法事,价格是4.32万元,陈倩倩爽快地转了钱。几小时后,“大师”发来一段视频,视频中一位老和尚拿着写了陈倩倩与男友施洋生辰八字的纸念念有词,一副高人模样。
陈倩倩将此事告知闺蜜张晴、刘雨,刘雨表示她也曾找这位“大师”算过:“我原本是不打算结婚的,‘大师’说如果我和我老公结婚,婚姻会很幸福美满,所以我就结婚了,现在确实过得不错。我觉得那位‘大师’挺灵的,你不妨试试。”
陈倩倩听后更是深信不疑,此后时常听从“大师”的建议,购买一些昂贵的命盘摆件、点“长明灯”……钱大把大把地撒出去,陈倩倩还向“大师”表示想要亲自登门求教的愿望。“大师”告诉她,自己要在山上修行九年,不能破了规矩,陈倩倩这才作罢。“大师”还要求陈倩倩将两人之间的聊天记录删除,说是怕泄露天机,陈倩倩也乖乖照做。
直到陈倩倩所在公司因涉嫌集资诈骗案发、陈倩倩被讯问,这位极其灵验的“大师”才被办案人员揭露真实面目:竟然是张晴、刘雨两人合谋所扮!
该案承办检察官介绍道:“张晴深知陈倩倩是一个迷信之人,便假扮‘大师’,由刘雨在旁不断鼓吹‘大师’确有其事,先后骗取陈倩倩240余万元,两人还约定平分赃款。”2020年11月19日,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张晴、刘雨提起公诉。
为贪欲挪用资金
2020年8月24日,陈倩倩所在公司涉嫌集资诈骗一案被移送至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加班加点,全面审查了200余册案件卷宗、1000余份电子文档、180余人的银行记录等大量证据,高效完成了审查起诉工作。同时,充分发挥检察监督职能,深挖细查,依法追加了与陈倩倩挪用资金有关的多笔犯罪事实。
检察机关查明,自2017年6月起,陈倩倩所供职公司的老板朱红与其父亲一起创办体彩项目,从江苏苏州辗转至辽宁,后又来到无锡,在滨湖区某写字楼租用场地成立公司,对外宣传“微风100”项目,以“顶尖专业体育竞彩分析师团队,下注方案可取得高中奖率,只赢不亏,月收益诱人”为饵,采用付费加盟发展合伙人,并以介绍奖励机制鼓励发展下线加盟,其间在全国范围内发展80余名合伙人,再通过合伙人先后发展会员2800余人,涉案金额20亿余元。
“轻易积累起大量资金,朱红对手下员工很大方,给员工高额分红,还购置豪车,陈倩倩便是受益人之一。”承办检察官介绍道。作为公司出纳,陈倩倩从朱红刚起步时便一路跟随,还担任朱红父女名下几家公司的高管。她主要负责收取下注本金、用非法集资得到的本金向指定体育彩票机进行充值、发放奖金工资等工作,手中控制着大量资金。朱红认为陈倩倩为人单纯,对她信任有加,并未对公司资金设置监管措施,从不要求其制作财务报表,仅需不定期口头汇报公司账户余额,这给了陈倩倩可乘之机。
在酒吧认识施洋后,陈倩倩陷入情网,大手笔为其消费。施洋得知陈倩倩掌控大量公司集资款后,便诱哄怂恿陈倩倩挪用资金为其还卡债、送“花篮”。陈倩倩还用公司资金,请一众酒吧男模赴海南三亚旅游、挨个赠送名表。同时,因感情、事业不顺,陈倩倩试图求助于迷信风水之术,被两闺蜜张晴、刘雨所骗,两人一唱一和,诈骗陈倩倩240余万元。“大师”还告诉陈倩倩,张晴与她八字相合,是她命中贵人,故陈倩倩在感觉到公司即将崩盘之时,还将自己所掌控的最后200余万元资金取出,交由张晴保管。
经查,在施洋、张晴等人的哄骗及个人贪欲的驱使下,陈倩倩挪用公司资金1600余万元。今年2月18日,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对陈倩倩提起公诉。(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