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共“八大”今日开幕,劳尔料将卸任古共总书记,古巴将挥别“卡斯特罗时代”

古共“八大”今日开幕,劳尔料将卸任古共总书记,古巴将挥别“卡斯特罗时代”-蓉城在线

  当地时间周五(4月16日),古巴共产党将召开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古共“八大”)。为期4天的大会将聚焦抗击疫情与经济改革等议题。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现年89岁的劳尔·卡斯特罗料将卸任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由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接任该职位。

外界认为,古共领导层若实现这一历史性换届将意味着古巴告别“卡斯特罗时代”,完成从“历史性一代”向年轻一代的权力移交。但是,即便劳尔退出古巴政治舞台,他的影响力不会“退场”。对于年轻一代领导者而言,“后卡斯特罗时代”将真正考验他们的执政能力。

将完成权力移交

古巴共产党每5年举行一次党代会,这是古共最重要的会议。一般来说,大会将选举党的领导,并制定国家的大政方针。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古共“八大”将讨论处理古巴当前的经济困难、应对新冠疫情等议题。大会期间,更受瞩目的是,现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预计将卸任,结束其10年任期,古共领导权将移交给60岁的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

三年前,劳尔便已开启权力过渡进程。2018年,他放弃了国务委员会主席的头衔,并将这一职位交给自己挑选的继任者迪亚斯-卡内尔。当时,劳尔还承诺在2021年辞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一职,该职位被认为比古巴国家主席更有权力。

外界认为,从国家主席到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当劳尔完全释放两大权柄后,将意味着古巴完成从“历史性一代”(“historic generation”)革命者向年轻一代移交权力,“卡斯特罗时代”也将随之落幕。

美联社说,未来,古共17人组成的中央政治局或将首次不再有参加过游击起义的革命老兵身影,即古巴人亲切称呼的“历史性一代”。

一个时代的结束

在古巴历史上,菲德尔与劳尔这对卡斯特罗兄弟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迹。1959年,他们领导古巴革命者成功推翻美国支持的巴蒂斯塔独裁统治,推动古巴建设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此后,在国家建设的征途上,卡斯特罗兄弟密切配合,克服艰难险阻,塑造了一个崭新的古巴,也为这个国家打下深刻的“卡斯特罗”烙印。

2008年,劳尔从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的哥哥菲德尔手中接过国家领导权,成为古巴国家主席。2011年,在古共“六大”上,劳尔当选古共中央第一书记,由此完全“掌舵”古巴。

《华盛顿邮报》形容,如果说菲德尔是一首热烈奔放的诗,那么劳尔就像一篇朴实无华的散文。他低调、务实,更具改革意识,去推动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的建立和发展,尽管古巴在适应现代化现实过程中也遭遇困顿。“在菲德尔去世约四年半之后,劳尔的离开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在这个时代,即使经历了几十年与数任美国总统——从肯尼迪到特朗普的紧张对峙,但古巴体制依然生存下来。

在劳尔担任古巴领导人期间,他开启重要的改革进程。包括确立“经济和社会模式更新”的改革战略、扩大私营经济、建设经济特区、限制公职人员任期、取消古巴人的旅行限制、使房地产交易合法化等等。

近年来,劳尔似乎远离公众视线。“在过去一年里,劳尔基本隐身于政治舞台。当他出现时,也是和迪亚斯-卡内尔坐在一起,在现任领导人身边保持沉默。”古巴前内政部官员、政治分析人士阿图罗·洛佩斯-莱维(Arturo Lopez-Levy)说,“他(劳尔)说过,古巴‘历史性一代’领导人被取代的时刻已经到来。他也非常清楚,这个国家需要更年轻的领导人。”

得靠自己的能力

在挥别“卡斯特罗时代”的同时,随着迪亚斯-卡内尔即将领导古共,古巴也在逐步迈入“后卡斯特罗时代”。

事实上,当迪亚斯-卡内尔在2018年“接棒”就任古巴国家主席时,就已展现出不同于“历史性一代”革命者的新一代古巴领导人形象,包括不再选择卡斯特罗家族喜欢的橄榄绿军装,而是换上更随意的古巴特色服装白色瓜亚贝拉衬衫。此外,这位在1959年革命后出生的古巴领导人还喜欢玩社交媒体。

不过,分析人士称,新生代领导人不再具有老一代革命者的威望,必须通过自己的能力和表现赢得民心,稳固执政基础。

特别是在当下古共领导层新老交替之际,古巴正遭遇艰难时世:疫情肆虐、经济危机、通胀飙升、物资短缺……

古共中央机关报《格拉玛报》援引迪亚斯-卡内尔的话说,经济仍然是古巴面临的最大挑战。

眼下,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加勒比岛国正陷入自苏联解体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由于受新冠疫情冲击,再加上美国长年制裁以及特朗普政府的严厉政策,去年古巴经济萎缩11%。英国《金融时报》称,古巴政府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食品、燃料和原材料等进口下降40%,而古巴60%以上的食品依赖进口。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旅游业也备受疫情摧残。

古巴甚至再度出现排队领取食品和物资、生活用品短缺的现象,让许多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的“特殊时期”。

危机已促使古巴政府推动经济改革。今年初,迪亚斯-卡内尔启动了废除货币双轨制的计划。但此举也推升了通胀。同时,政府还宣布将建立私营经济“负面清单”,大幅放宽私营经济经营范围,允许古巴人在家合法经营几乎所有的个体生意。

路透社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指出,古共“八大”可能会透露未来改革之路的信号。

古巴前外交官卡洛斯·阿尔苏加赖(Carlos Alzugaray)表示,他希望在这次党代会上看到,古共准备采取更大胆的改革举措,包括将经济权力下放,给予国有企业更大的自主权,以及允许私营部门自由经营。这些改革措施得到古巴经济学家的广泛支持。

不过,许多古巴人认为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明显变化。古共自身也承认,2011年公布的首批经济更新举措的指导方针,至今仅落实70%。阿图罗·洛佩斯-莱维说,之前的党代会已确定经济更新的改革战略,现在主要是讨论如何实现它们。

与此同时,古共内部对于改革也存在分歧,可能会形成某种阻力。阿尔苏加赖说,古共内部的分歧与其说是缘于代际分歧,不如说是缘于改革派和强硬派的分歧,后者担心国家对经济控制的减少将意味着政治控制的减少。

与此同时,随着改革迈入“深水区”,以及出现收入差距加大等改革负面效应,也对古共新一代领导人未来执政构成考验。

美利坚大学古巴问题专家威廉·利奥格兰德(William LeoGrande)说,古巴社会存在的不满情绪是关于生活基本问题,而不是政治自由,也不是行为艺术家穿戴古巴国旗的权利,“更大的威胁来自于近年来日益明显的(收入)不平等”。

“对古巴共产党来说,重要的是继续前进,实现十多年前承诺的经济改革,同时在不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情况下进行政治改革。”哈瓦那大学历史系教授法比奥·费尔南德斯(Fabio Fernández)说,其观点经常被《格拉玛报》引用。

他仍是最终裁决者

对古共新一代领导人而言,美国也是其未来能否顺利执政的一个变量。

美国总统拜登竞选时曾承诺,他若上台将从特朗普时期的对古强硬政策回归奥巴马政府的接触政策,包括重开美国驻古巴大使馆、放松数十年的贸易禁运、加强两国航空联系等。然而,拜登上台至今,美古关系仍无起色。白宫称,美方正谨慎审视上一届政府所作政策决定,包括把古巴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但对古巴政策转向并非拜登总统的优先事项。

位于华盛顿的“美洲对话组织”主席迈克尔·希夫特(Michael Shifter)说,拜登政府在重新接触古巴一事上可能会非常谨慎,因为“这样做的潜在政治成本远远高于收益”。有分析指出,拜登在放松对古政策的同时必须驾驭好佛罗里达的政治“航船”。

2018年,劳尔曾说起卸任之后的打算:“如果我的健康允许,我将只是一名战士,与人民一起捍卫这场革命。”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劳尔将“退休”,但他仍将是古巴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他的影响力不会消失,直至其去世。他对新一代领导人划下的“政治红线”——“坚持经济模式更新的同时,要始终坚持共产主义信念”将不会被逾越。

“他仍将是一个(重要)人物,”阿尔苏加赖说,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尤其是与美国有关的问题,劳尔仍将被咨询意见。在可能出现任何冲突的情况下,劳尔将是最终的裁决者。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