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毫升一千元的“神药”竟是自来水勾兑!法院判决很舒适

“保健品坑老”指的是违法经营者以虚假夸大宣传保健品功效,诱导和欺诈老年人购买消费,骗取老年人钱财。前不久,发生在江苏省常州市的一起“保健品坑老”案件中,违法经营者除了承担刑事责任之外,还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中被判支付惩罚性赔偿金七千多万元的巨额赔偿。那么,这究竟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被骗的老年人又是如何上当受骗的呢?

60毫升一千元的“神药”竟是自来水勾兑!法院判决很舒适-蓉城在线

夸大宣传“大盐湖水” 监管部门接到举报

2020年12月10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此前,这一案件的主要被告谢银全已经被常州市经开区人民法院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一千万元。

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 张利国:我们全面梳理了这个案件之后审查发现,这个案件确实是有一定的典型性。它的手段、它的方式确实极具代表性。它是锁定了一类特别的目标,我们总结下来就是“两有一无”的一些老年人消费者。什么叫“两有一无”呢?首先就是具备保健或是治病需求的,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但是缺乏科学合理的保健和治病,相关专业知识的老年人。

今年已经80多岁的吴某就是这一案件的被害人之一,如今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尽快拿回被骗的钱。吴某告诉记者,他和老伴主要生活来源就是自己每月三千多元退休金,除去日常生活和看病买药之后所剩无几,这些年他和老伴靠省吃俭用,硬是攒了几万元,以备不时之需。但从2017年起,吴某落入谢银全的骗局中。他们辛苦攒的钱陆续被骗走四万多元,换来的所谓保健品至今仍舍不得扔掉。

小区附近新店铺开业 竟是噩梦的开始

那么吴某究竟是怎样落入骗子圈套的呢?吴某居住的小区是常州市一个普通的老旧小区,居住条件虽然很一般,但小区周围熟悉的环境,热情的邻里和众多的店铺,给吴某这样的老年人带来了许多方便。2017年,小区边上又有一个新的店铺开业了,吴某说,当时他根本没想到,这竟然是噩梦的开始。

当天吴某就在家门口发现了这家店铺的传单,当他拿着传单找到这家店铺的时候,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吴某和大家一样领到了鸡蛋、萝卜等礼品,还认识了一名姓马的业务员。两天之后这位业务员打来电话,对吴某嘘寒问暖,还邀请他参加店里开的养生讲座,起先他并不感兴趣,但在业务员几次三番地热情邀请之下,他只好答应参加。

被害人 吴某:说“金能量”对人身体怎样好,吃哪里能治肝病、肾病,他就讲包治百病。

保健品来自国外 能治疗多种老年疾病

吴某所说的“金能量”就是谢银全及其团伙们向老年人推销的名为“金能量大盐湖水”的所谓保健品,他们声称这种保健品来自美国大盐湖,含有81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对心脑血管系统、内分泌代谢疾病、呼吸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等多种病症有治疗作用。

讲座现场除了所谓专家讲解、播放视频之外,还有人现身说法,在他们的包装下,“金能量大盐湖水”俨然成为包治百病的神药,不少老人当场掏钱购买。

保健品价格昂贵 老人咬牙拿积蓄购买

热闹的气氛让吴某也动了心,尽管“金能量大盐湖水”格十分昂贵,60毫升一小瓶,售价就高达一千元钱。吴某一咬牙拿出一万元积蓄购买了十只。

吴某说,当时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万元远远不能满足这伙人的胃口。这次讲座回家之后,业务员小马经常对老两口嘘寒问暖,时不时通知他们去店里领取一些鸡蛋和面粉等礼品,甚至还会带着吴某和其他老年人一起出去旅游。一度让两位老人误以为,这个小马是真心地关心自己。

被害人 吴某:他对你相当好,比自己孩子还要好,那个时候肯定有感情,他们一讲,那就买吧。

在业务员“嘘寒问暖”的关怀下,吴某陆续花掉四万多元。那段时间,他们按照说明书,定期饮用这款“金能量”口服液,甚至停掉了医生给他开的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但是喝了一段时间后,吴某发现血压不降反升,而且他和老伴还多了腹泻的毛病,满腹狐疑的吴某去问业务员小马,小马却告诉他,这属于个体差异,一直服用就会改善。

仅在吴某居住的这个小区,就有十几位老年人购买了所谓的“金能量大盐湖水”,花费少的几万元,多的有十几万元,有的老人甚至瞒着家人花光了积蓄。

生产销售假药团伙被端 现场触目惊心

经过谢银全等人的洗脑之后,许多老人对所谓“金能量大盐湖水”的保健功效深信不疑,甚至出现腹泻等不良症状之后也不去就医。这些异常情况引起了部分老人子女的怀疑,2018年8月,常州市市场监管部门接到这样一起群众举报。举报内容引起了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戚墅堰分局局长张元祥的高度警觉,因为这起举报案件的内容和他通过媒体所了解到的“保健品坑老”案件极为相似。

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戚墅堰分局局长 张元祥:在核实情况过程中,投诉人反映她母亲在购买产品的时候,存在有高额的返利、拉人头、包治百病的宣传等内容,同时还是三无产品。然后我们的工作人员根据她提供的这个情况,感觉存在重大违法线索。

随后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戚墅堰分局迅速组织执法人员,赶到这家养生馆内进行现场检查,让执法人员没想到的是,竟然遭到了养生馆工作人员强行阻挠。

虽然养生馆工作人员在现场百般阻挠,但是执法人员依然拿到了样品,经常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初步鉴定,确认为问题药品。

2018年10月15日,常州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会同常州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常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联合行动,一举打掉了以谢银全为首的生产销售假药团伙,查获销售门店18家,抓获涉案嫌疑人70人,当场查扣疑似假药“金能量大盐湖水”9万余瓶,生产原料“氯化镁”267箱5340公斤,以及生产设备和大量的灌装材料,包装盒和宣传资料。在联合行动中,执法人员发现了隐藏于某住宅小区地下室的生产灌装车间,现场的状况让人触目惊心。

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戚墅堰分局副局长 司昇栋:就是在一个小区的居民房里面,发现地下室存放有大量的医用氯化镁,是专门用来勾兑盐水的。然后还发现了生产包装工具,和我们现场发现的大量空置的“大盐湖水”瓶。

这个地下室如今依然保持着被查扣时的样子。记者在这里看到,一台简陋的小型灌装机和一台搅拌机就是仅有的生产设备,地面铺满了纸壳箱,地面和墙角随处可见水渍印记,执法人员告诉记者,一千多元一瓶的”大盐湖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产出来的。

常州市经济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戚墅堰分局副局长 司昇栋:因为他的地下是卫生间的自来水,然后氯化镁我们看是一个大袋,一大袋我们估计可以灌装几万瓶是没问题的,因为他是一个非法灌装,他也没有一个固定的生产标准,他有些灌装多,有些灌装少,就象征性的加一点,觉得有咸味就可以了。那六十毫升他卖一千块钱一瓶的,我估计他的成本不会超过一毛钱。

执法人员确认,所谓“金能量大盐湖水”其实就是氯化镁水溶液,生产原料是团伙成员在市场上购买的大袋装氯化镁和地下室的自来水。团伙中负责生产的人员在这里将氯化镁溶入水中之后,再灌装到他们专门定制的蓝色小瓶中,然后通过养生馆高价销售给老年人。

2019年1月29日,常州市经开区人民检察院对谢银全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一案提起公诉。2020年5月29日,常州市经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谢银全纠集他人生产、销售假药,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系主犯,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

被害人众多 被骗老人损失该如何挽回

案件至此并没有就此完结,被骗老年人的损失又该如何挽回呢?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在刑事审判的同时再提起公益诉讼,尽可能帮助被骗的老年人挽回损失。

2019年12月20日,常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被告常州强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江苏斯玛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相关企业,以及主要责任人谢银全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这也是常州市的首例公益诉讼案件。

在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交的诉讼请求中,要求被告在国家级新闻媒体上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并支付销售价款3倍的赔偿金,即70105591.5元。

另外,检察机关在调查这起案件的时候发现,这一案件的受害人众多。

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 张利国:我们有详细的销售记录的,可以认定。这个数量还包括他面向全国批发销售的一个数量,这个被侵权的相关的消费者的数量真的要数以千计的。

2020年12月,这一案件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被告代理人提出,在刑事方面已经判决,且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已经表示认罪的情况下,显然已经能够起到惩罚效果。因此不应重复在民事案件中将责任压在所有被告身上,一味追求多口处罚,会将责任人今后的人生和事业通通堵死。针对被告代理人的主张,原告方常州市人民检察院也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公益诉讼起诉人:但是对受损的消费者权益却尚未得到赔偿,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检察机关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目的,一方面是通过司法程序让违法销售者承担法律责任,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助本案对潜在的违法生产者和销售者予以警示,营造良好的市场交易环境,所以请合议庭采纳公益诉讼人的意见依法做出公正裁决。

2020年12月10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检察机关的全部诉讼请求。被告谢银全等人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目前这一案件已经进入执行阶段。

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 张利国:将来执行到相关款项之后,根据我们相关的一个协作机制,相关执行到的赔偿款会转入常州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的专门账户,是专门用于本案消费者的一个退赔。

近年来,“保健品坑老”案件屡禁不止,涉及家庭社会等多种因素,而打击这类犯罪行为除了引导各方积极参与之外,通过司法途径加大违法成本,让违法者痛到不敢再犯,将有效地震慑和警示潜在的制假售假违法者。

原标题:这伙人用自来水勾兑“神药”坑老 法院判决很舒适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